关注丨李蒙 : 民营企业家汤天众之死

08-22 19:01 首页 大案


今日大案:

【头条】关注丨李蒙: 民营企业家汤天众之死

【二条】时评丨荣剑:刘强东的共产主义之重


作者:李蒙

来源:民主与法制周刊  2017-08-21

本文经作者与公号授权大案发布


2017年4月11日,76岁的山东省威海市汤泊温泉度假有限公司董事长汤天众在深度昏迷4个多月后,心脏终于彻底停止了跳动。4个多月前的2016年12月8日夜,在威海市公安局临港分局警察要带走他时,他与警方发生了激烈的肢体冲突,导致心脏骤停,经送医抢救虽恢复了心跳,但仍深度昏迷。此后的4个月,直到辞世,再未苏醒。
  

创业致富不忘回报家乡父老  


汤天众是山东省文登县(今威海市文登区)大水泊镇庙西村人,1940年出生,出生40多天后,他的父亲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胶东抗日武装,成为一名反法西斯战士。父亲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开始的时候还能收到他寄回来的家信,告知他在潍坊的抗大分校念书,在牟平某部队当了教导员,后来就音信皆无,家里最终也不知道他牺牲在哪里,埋骨在何地。
    

汤天众只有一个哥哥,父亲参军离家时,母亲才20多岁,她用一生等待丈夫归来,含辛茹苦地将两个儿子哺育成人。到了新中国成立后的50年代,当地政府给汤家送来了“光荣烈属”的牌匾,汤母很不愿意接受。她说,“俺还等着他回来呢,他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但一定会回来的。”年纪大了以后,汤母不再对任何人提起丈夫,但直到去世也不接受丈夫不会再回来的说法,子女们也不敢在她面前提起父亲。
    

汤天众子承父业,1959年就参军入伍,成为解放军某部炮兵连的一名测地兵,主要工作是为炮弹发射进行大地测量提供数据。部队开始驻扎在唐山,珍宝岛事件后长年驻防承德。开始住在农村,没有营房,全靠战士们自己修建营房。生活条件非常艰苦,战士们吃不饱,但战备观念非常强,士气高昂。汤天众在部队表现十分优异,很快就被提干。1978年,担任炮兵连连长的汤天众转业到烟台,因为在部队有勘测特长,担任烟台市建委下属的开发办主任、勘测设计院院长。
    

改革开放后,随着民间测绘机构越来越多,勘测设计院的测绘结果常被无偿使用,经营越来越困难,出现了亏损。虹口大酒店,经评估资产与亏损大体相当。1992年邓小平南巡谈话后,国家干部下海创业受到鼓励,汤天众离开了建委系统,承包经营了虹口大酒店。经过股份制改造,汤天众成为虹口大酒店的控股股东,出任董事长。
    

随着烟台房地产价格的逐步提高,虹口大酒店的资产不断增值,汤天众在酒店经营方面取得了很好的业绩。有了一定的资本积累后,汤天众看到家乡文登市大水泊镇庙西村的乡亲们生活还很贫困,回报家乡父老之心油然而生,为庙西村做了很多公益慈善事业。
    

庙西村1959年因兴修坤龙水库被整体搬迁到半山坡,村民们失去了祖祖辈辈的积累,赤手空拳开始建设新家园。山间道路狭窄,陡坡很多,汤天众个人出资,对近3000米的陡坡路段进行了整修,以前的陡坡变成了平路,窄路拓宽可以双向通行拖拉机,以前下雨就被淹没的路段也都垫高铺平,修成了康庄大道。
    

除了修路,汤天众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为村里修建自来水工程,后来又不断改造扩建,解决了乡亲们饮用自来水的问题,所有的技术、人力、物资均由他无偿支持。
    

汤天众还为村里兴修水利工程,挖出了长600米、宽5米的水渠,彻底解决了过去干旱缺水或雨季排涝的问题。到了1998年,又进一步将水渠加长到1000米,还为防止雨季附近水库洪水淹没农田,修建了长500米的大坝。
    

此外,他为村里盖楼房、盖礼堂无偿提供钢筋水泥,所有的工程都让本村村民干活儿并支付工资,许多本村家庭妇女都被雇用,增加了村民收入。来打工的村民的工资,从未拖欠一分。逢年过节,还给村民送食品。有一年春节前,本村290多户村民家家户户都收到了他赠送的4只成龄板鸭。
    

汤天众为庙西村长年累月做了这么多公益事业,大水泊镇镇政府自然知道,镇领导也与汤天众日渐熟悉。汤天众看到镇政府的办公场所还是破旧的平房,连办公桌椅都非常破旧简陋,就投资100多万元,无偿为镇政府修建了办公大楼。大楼修好后,他又为办公楼配齐了所有的办公桌椅等设备。
    

随着大水泊镇镇政府的领导后来升迁成为文登市的市领导,汤天众与文登市的关系也日渐亲密。文登市要招商引资,自然不会不考虑为文登市做了这么多公益慈善事业的汤天众,汤天众为了回报家乡,也不可能不认真考虑文登市邀请他回家乡创业的招商引资项目。


66岁创业,为汤泊温泉奋斗至死


汤天众是文登本地人,从小就对本地的温泉资源有所了解。文登市止马岭,传说是秦始皇东巡时停下马车来饮水沐浴的地方,而止马岭的汤泊温泉,品质非常优良,正是传说中秦始皇下马饮水沐浴之泉,据《文登县志》记载,清同治年间,汤泊周边村民“即穿凿方池砌面,构成浴池,池水极热”。
    

汤泊温泉因流经花岗岩构造断裂带而形成,最高水温达87℃。经检测,矿泉水富含偏硅酸、锶、钾、钠、氡等多种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及微量元素。泉水不仅水质清新甘美、水体澄明清澈,“可饮可浴”,对皮肤保养、失眠、关节炎、心脑血管保健、促进新陈代谢等具有良好的医疗保健价值,被专家誉为“泉中极品”。
    

汤天众在部队服役时就掌握了勘探测绘技术,地质学知识非常人可比,对汤泊温泉仔细考察后,他决心以汤泊温泉为基础,兴建一处集温泉养生、休闲娱乐、商务会务、养老公寓为一体的超大型综合性房地产开发项目。这一想法一经提出,立刻得到了文登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
    

2006年,汤天众已经是66岁的老人,他在烟台的虹口大酒店生意兴隆,一儿一女都已经成家立业,儿孙满堂,全家人和睦相处,生活美满幸福。很多人都劝汤天众不要在如此高龄还去创业,但汤天众不听,他看中了汤泊温泉的优质资源,感受到家乡文登市委市政府招商引资的诚意和热情,做好一个大型商业项目、回报家乡人民的雄心壮志在这位66岁老人的心中升腾不息,无法平静。他把一句话挂在嘴边:“汤泊温泉有个汤字,我正好姓汤,这是天意啊。”汤天众在儿子儿媳、女儿女婿面前都有绝对的权威,在家里基本上说一不二,尽管家人都想劝阻他,但谁也劝阻不了。
    

在汤天众的宏伟蓝图中,汤泊温泉度假村总规划用地5000余亩,占地1200亩,分三期进行开发建设,一期投资4.2亿元人民币,兴建温泉度假酒店、大型温泉中心、国际会议中心、高级餐饮会所和高档写字楼等。二期将建设韩国公馆及汤泊温泉小区工程。三期将建设儿童乐园、幼儿园、医疗中心、大型商场等综合配套项目,建成后将成为原生态综合性宜居环境的国际温泉养生、休闲、度假基地。
    

汤天众将自己的所有积蓄都投入到汤泊温泉项目的开发中,还向多家银行总共贷款了4个多亿。2006年刚开始创业时,他第一笔筹集的资金是3000多万元,包括将自己的住房抵押给银行贷款400万元,将两个经营得很好的装机公司抵押给银行贷款600万元。
    

到了汤泊温泉的建设工地上,汤天众就很少回烟台了,虹口大酒店交给了女儿打理,自己一心扑在了温泉项目开发建设上,住在一个曾废弃多年被他简单装修的小破楼里。因为他之前做过心脏搭桥手术,虽然手术很成功,多次复查都没有问题,但老伴儿还是很不放心他的身体,也跟他一起来到温泉,朝夕相伴始终关心照顾着他,很少回烟台。
    

汤天众平时沉默寡言,脑子里整天想着的都是温泉项目建设,在汤泊温泉公司,除了财务室,没有技术科、后勤科这些在常人看来必不可少的机构,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喜欢亲力亲为。由于有测绘基础,加上勤奋好学,建筑工程的规划设计由他自己在图纸上画草图,草图画好后,再请专业的建筑工程师加工细节。规模小一点的建筑工程,甚至他自己就设计完成了。所有来到汤泊温泉的建筑工程专业人员,都对汤天众的设计理念和绘图水平表示惊叹。
    

汤天众不仅把汤泊温泉当作一个商业项目,甚至当作艺术作品,很多工程的设计修建是不惜成本的。他建造的室内游泳馆按50米的国际竞赛泳道标准设计,深1.5到2米,8泳道,完全可以用于国际比赛,水质则是汤泊温泉水,国际游泳比赛场馆也无法媲美。民营企业修建这么高规格的游泳馆,不仅在山东恐怕在全国都是非常罕见的。没有人会相信,这个游泳馆自身还会有盈利的一天,它的维护运营只会是汤泊温泉项目的支出成本。在汤天众的心目中,汤泊温泉不仅是个商业项目,还是他的一个孩子,他寄托了很深的感情,一切都要尽善尽美。
    

汤天众的生活很朴素,就爱吃烤地瓜和酸汤面,中午烤地瓜,晚上酸汤面,就是他的日常饮食。放下饭碗,他就到处转悠。每天清晨六点半起来后,他就在5000余亩规划用地上不停地转悠,思考着这里盖个什么亭子,那里栽些什么树,如何造出个人工湖……不停地巡视建筑工地,生怕有一点儿瑕疵自己没发现。每个月,他都要磨破一双鞋。
    

到2016年12月8日心脏骤停经抢救陷入深度昏迷再未苏醒为止,汤天众在汤泊温泉整整奋斗了十年,从66岁到76岁。汤泊温泉旅游度假区一期工程已经全面建成,建有200余套五星级标准的豪华温泉客房、5万余平方米的大型温泉中心、50幢庭院式温泉别墅、可容纳1200人同时用餐的高档餐饮会所和可同时接待1500人并配备6种语言同声翻译系统的大型国际会议中心,还有28幢温泉湖景别墅。已完成建设投资12亿元,现有员工500余人。
    

十年来,汤泊温泉成为国家4A级旅游风景区,获得“诚信威海旅游行业榜样企业”“中国最令人向往的地方”“威海市优秀会展企业”“中国生态酒店”等众多荣誉称号。


温泉资源开采权本已尘埃落定

    

虽然汤天众高龄创业取得了辉煌成就,但十年来温泉资源开采权的争夺,一直是困扰汤天众和汤泊温泉的要害问题。
    

汤泊温泉所在的草庙子镇以前经常发洪水,这处温泉的学名是“洪水岚汤地热田”。它原来属于文登市淡水养殖二场使用,划拨土地属于文登市行政区管辖范围。1997年前后,威海市民政部门开展了县级行政区划的勘界活动,经过文登市、环翠区政府的确认,并经鲁政民涵字(2001)109号批复同意,该养殖场所使用的划拨土地位于环翠区的行政区域内。2007年7月,威海市政府研究决定,将洪水岚汤地热井的产权纳入威海市临港工业新区管理开发利用。
    

这样一来,汤泊温泉资源正好处在文登区、环翠区、临港新区三家交界地带,形成“三家共有”的局面,三家从理论上来说都可以开发利用,为后来的温泉资源开采纷争埋下隐患。
    

2006年,文登市政府利用地热资源对外进行招商引资。与此同时,威海市环翠区政府也在招商引资,两家政府都邀请过汤天众去开发汤泊温泉项目。经过审慎考察,也不排除家乡情结和与文登市更熟悉等因素,汤天众最终选择接受文登市政府的招商引资。2007年4月29日,威海汤泊温泉度假有限公司成立,住所地为威海市文登市止马岭村。
   

2009年,威海市金苑市政配套工程有限公司经威海市临港工业新区招商引资,入驻开发区发展高档花卉及鱼类养殖业。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条件下,该公司在汤泊温泉公司采矿权划定区范围外50米处,钻建两处地热取水井,引发双方冲突,后被制止。
    

2009年5月5日,威海市政府经专题会议研究,决定“将目前洪水岚汤地热田区域内的(原)文登第二淡水养殖场的一处地热井,专供汤泊公司使用”。2009年8月,威海市国土资源局向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呈报了《关于恢复设置洪水岚汤地热田灭失采矿权的请示》,并受省厅委托依法公开出让了该处地热采矿权。
    

2010年2月,威海汤泊温泉度假有限公司竞买得到了洪水岚汤地热采矿权;山东省国土资源厅核准了该公司提交的采矿权申报资料,向该公司颁发了采矿许可证(证号C37000020100211300556355)。许可证载明的地址为威海市工业新区草庙子镇阳泉村。
    

也就是说,至此,汤泊温泉的资源开采纷争尘埃落定,温泉专供汤泊温泉项目使用,汤泊温泉公司独享温泉开采权。汤天众生前不知道说过多少次,如果温泉资源可以分享,自己是绝对不敢到这里来进行这么大的投资的。他当初来投资的时候,这里是荒山野岭,没有人对温泉感兴趣,等他投资了这么多年,把5000亩土地的环境都绿化建设好了,如果别人再来分一杯羹,他的投资项目将会遭受毁灭性的打击,难以收回成本。
    

2010年6月12日,国土资源部以国土资厅函(2010)343号《国土资源部办公厅关于地热采矿权设置有关问题意见的函》明确规定:“凡是与其他采矿权范围间隔一定距离,投影重叠但空间不重叠的范围内设置新的地热资源采矿权,在地热采矿权申请人就安全生产、协调作业等问题与已有矿业权人协商一致,并签订有关协议后,可以设置新采矿权。”
    

这一规定更让汤天众彻底放心:按照这一规定,今后如果有人想在汤泊温泉的资源范围内获得新的地热资源采矿权,必须与汤泊温泉公司协商一致,并签订协议才行;即使协议达成了,也必须是在“间隔一定距离、投影重叠但空间不重叠的范围内”。有了这样明确的规定,汤泊温泉的温泉开采权益有了彻底的保障。
  

迂回曲折,第二张采矿许可证落入国有公司

    

但后来事态的发展并不符合汤天众的预想。2010年5月11日,威海市国土资源局以(2010)7号文件,决定“为避免重复建设造成资源浪费,该区域内除汤泊温泉度假区项目外,今后不再批准建设新的休闲娱乐和旅游度假项目”。同时还决定:“为威海市工业新区新增设一处地热采矿权,限定开采规模不得超过300方每日,主要用于发展高档花卉及经济鱼类养殖业。”
    

对这一决定,汤天众是非常不满的。“增设一处地热采矿权”并没有与汤泊温泉公司协商一致,也没有规定必须在“间隔一定距离、投影重叠但空间不重叠的范围内”。“限定开采规模不得超过300方每日”,在汤天众看来根本不靠谱,谁知道他一天是否超过300方,难道派个人昼夜不停地看着?“今后不再批准建设新的休闲娱乐和旅游度假项目”,“主要用于发展高档花卉及经济鱼类养殖业”,汤天众根本不相信:对方肯定还是想搞商品房开发项目,怎么可能只满足于养鱼养花呢?现在这么说,只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罢了。
    

2011年4月29日,山东省国土资源厅以鲁国土资字(2011)536号发文《关于对洪水岚汤地热田新设一处地热采矿权的复函》,规定“确定新出让采矿权与威海汤泊温泉度假有限公司地热井之间的合理井距及新设立采矿权的开采规模,确保此范围开发地热资源不产生新的矛盾”。2011年8月26日,威海市国土资源局受托向威海正棋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出让洪水岚汤地热2号矿区地热采矿权。
    

2012年12月26日,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向威海正棋投资发展有限公司颁发采矿许可证,许可该公司在距申请人开采地址不足百米的地方开采地热。该公司的申请材料是否齐全、是否有包括地热资源储量报告的评审意见书,以及审批依据是否合法,外人无法获知。汤泊温泉公司认为:这里边有猫儿腻,颁发这样的采矿许可证直接违反了国土资源部以国土资厅函(2010)343号《国土资源部办公厅关于地热采矿权设置有关问题意见的函》的明确规定。
    

2014年8月29日,山东省国土资源厅批准威海正棋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向威海市临港新区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转让采矿许可证。威海市临港新区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由此获得了采矿许可证(证号C3700002012031130123313),开采方式为露天开采。
这样一来,这个新的采矿许可证迂回曲折地落到了威海市政府下属的国有公司手中。
    

2015年2月13日,威海市国土资源局函复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批复同意如下:“经研究,同意你局提出的将该企业现有地热井废弃,并在其矿区范围内另行选址确定新的井位打井供水的意见。”“新井位确定后,临港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自行负责协调处理好与相邻地热水单位关系,确保不发生矛盾纠纷。”
  

汤天众的死可以避免吗?


2016年,随着对方公司开始酝酿在温泉上游打井,且距离汤泊温泉公司的取水井只有五十米,汤天众的情绪越来越糟糕。理论上说,如果新打的井距离汤泊温泉公司的取水井110米以上,对汤泊温泉度假区的影响还不会那么直接,但对方如果大量取水,影响还是足以致命的。而现在,对方的取水井只相距20多米,也不与汤泊温泉公司进行任何协商,一旦打井成功开始取水,对汤泊温泉度假区的影响将是致命的。
    

2016年,汤天众无数次向山东省、威海市及几个区的各级政府部门和下属职能部门反映,温泉水是度假区的生命线,汤泊温泉公司无论如何不能接受对方在这么近的距离取水打井。汤泊温泉度假区距离威海市核心区和文登区核心地带都有一定的距离,如果没有温泉资源,度假区的价值将一落千丈,12个亿的投资是无论如何难以收回的。但他的无数次情况反映没有得到什么回应,哪级政府部门也不愿意管这件事。
    

其实,在2006年后汤天众建设汤泊温泉度假区的过程中,临港工业区曾多次企图阻止汤泊温泉公司打井,也多次发生双方甚至两地公安局警察对峙或冲突的情况。由于汤泊温泉得到文登区政府的大力支持,阻扰汤泊温泉公司打井的企图始终没有实现,汤泊温泉公司也一步步取得了汤泊温泉的采矿权。
   

 “但后来,汤天众与文登区政府在度假区的开发建设理念上发生了分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府工作人员认为,“文登区希望汤泊温泉公司加快建设速度,积极与其他房地产开发商合作,早日建成规划中的更多温泉公寓楼盘,而汤天众则希望进一步搞好基础设施建设,进一步优化汤泊温泉的景区环境,而不是急于招商建商品房。这样一来,文登区政府对汤泊温泉的支持力度有所下降。再加上区政府领导人十年里也更换了好几次,与汤天众的关系也日渐疏远。围绕温泉开采权的博弈,慢慢从两个区政府的纷争,变成了两个公司的直接对抗,而对方又是国有公司,汤天众的处境就越来越危险了,但他自己还没有意识到,直至悲剧发生。”
    

从2016年开始,发生了多起双方围绕温泉采矿权的纷争和摩擦,对方公司为了能顺利打井,在打井地点周围修建起了高墙。到12月8日,终于酿成大事件,汤天众倒下了,他的儿子汤华锋也因涉嫌寻衅滋事和故意破坏财物罪而身陷囹圄。
   

2017年7月,威海市环翠区检察院对汤华锋、张启涛等19人提起公诉,在起诉书中,对2016年12月8日发生的事件作了简要的描述。
    

事件的起因,起诉书认定为:“2016年12月7日,因与相邻单位威海市临港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有地热采矿权纠纷,为把事情弄大,从而引起相关部门重视,威海汤泊温泉度假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汤天众(已殁)、公司副总经理被告人汤华锋、保安部主管被告人张启涛商议决定,用挖掘机将威海市临港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生态园南墙挖倒后,组织公司员工进入生态园阻止对方施工,并将地热井填埋、破坏。”
    

“在被告人汤华锋等人安排、授意下,2016年12月8日上午8时许,威海汤泊温泉度假有限公司约100名员工持铁管、铁锤等聚集在威海市临港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生态园南墙外,被告人张启涛指挥挖掘机将院墙扒开缺口,被告人汤华锋、张启涛、汤谊波、孙向前带领员工进入院内,附近止马村、汤泊村、柏果树村、庙西村村民约200人被煽动陆续到达南墙外,部分进入院内。同时,威海市公安局临港经济开发区分局接警并处警。”
    

对于19名被告人与警察发生的冲突,起诉书是这样描述的:被告人张启涛等“或用灭火器喷射警察,或用铁管、铁锤等攻击警察,或向警察抛扔石块、砖头,威逼、驱赶警察至院西北角。为打砸钻井设备,被告人孙向前、汤谊波组织持铁管人员站成一排与警察对峙。”“或用手撕扯、推搡警察,或使用灭火器、铁管、木棍、石块冲击或袭击警察,将警察侯某某头部打伤……”
    

起诉书指出,经鉴定,被害人侯某某面部创口构成轻伤。起诉书还记录被告人打砸了一些物品,经鉴定,本次毁坏财物价值人民币80万余元。
    

对12月8日上午发生的事件,一些被告人和汤泊温泉公司有自己的说法和看法,需要将来的法庭庭审进一步厘清事实。
    

而没有争议的事实是,12月8日下午四五点后,威海市公安局临港分局的警察大批进入汤泊温泉度假区抓人。当警察们进入汤天众的办公室时,双方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和肢体冲突,汤天众当场心脏骤停,被送医急救后虽恢复心跳,但陷入深度昏迷,直至4个月后去世再未苏醒。
    

一位汤泊温泉公司的员工告诉本社记者,警察抓捕汤天众时他在场,是目击者。他记得,汤天众曾大声告诉警方,自己做过心脏手术,搭了三个桥。但他还是被向室外拖拽,就是在四肢都被拖起后发生心脏骤停的。
    

随后的几天,抓捕活动仍在持续,最多时汤泊温泉公司有40多人被抓,后来陆陆续续又有很多人被放出,最终被起诉到法院的是19人。
    

刑事案件即将开庭,而引发刑事案件的汤泊温泉开采权的纷争,其实更应该有一个公正的说法。第二个采矿证到底是如何出炉的?民营企业家汤天众的死真的不可避免吗?


昨日大案:

【头条】特别关注丨北京大三学生溺亡  生前收催债短信:12点前不处理让你亲妈爆炸!

【二条】慎思丨中国外卖正给全球带来一场生态浩劫



促进

法治
推动

公益
洞悉

法律
品读

大案
大案

长按↑二维码可以关注我哟~!

主编:李轩

主办:中国案例法学研究会

投稿合作:mycasegao@163.com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近期热文特别关注丨北京大三学生溺亡  生前收催债短信:12点前不处理让你亲妈爆炸!


首页 - 大案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