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演讲 |Ann Morgan: 我的阅读世界年,每个国家一本书

08-22 12:27 首页 千读


人们常说看一个人的书架,就能了解这个人,那么我的书架是怎么展现我的呢? 当几年前我问自己这个问题时,我被自己吓了一跳。


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有教养的,比较与时俱进的人,但我的书架展现的却是另一回事,大部分的书,作者都是英国或北美的,基本没什么翻译过来的书。在我的阅读里, 我发现了这个庞大的文化盲点,确实挺惊人的。


当我仔细去想的时候,真的挺遗憾的,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英语 一定还有很多其他语言的有趣的故事,而我的阅读习惯意味着,我估计永远也不会去接触这一类书。


这想起来让人有点伤心,所以我下定决心,把自己的阅读范围扩大到世界级的范围。2012年对于英国来说是非常国际化的一年,这一年伦敦举办了奥运会,所以我决定把它当成一个时间段,去尝试从世界上不同的国家里选一本小说来读,不管是短篇的还是自传的。


我这么做了,非常刺激。我学到很多有用的东西,也多了很多有趣的连接,让我很想今天跟大家分享我的故事。



但万事开头难,当我整理出这个世界不同国家的列表后,我又对照了联合国认证的国家列表,总共有196个国家。在我算出如何在一周内,一周五天的时间内 读完并记录日志后,我不得不面对这么一个现实- 就是我可能无法获取每个国家书籍的英文版。


在英国出版的有翻译版本的书,仅占全部书籍的4.5%。对于世界上讲英语的其他地区来说,这个数字也差不多。尽管在许多其他国家,翻译出版的书籍的比例要高很多。


4.5%听起来也不少,但这个数字并没有告诉你的,是这些书中很多来自拥有强大出版网络的国家,其中很多专业人士也很想把这些书,卖给英文出版社。例如,虽然每年有超过100本的法语书,会译成英文在英国发行, 但大部分是来自法国或瑞士。另一方面,在非洲讲法语的地区,则几乎没有机会涉及到。


结果就是,有很多国家根本进不了英文作品的商业区,对世界上发行语言受众最多的读者来说,这些国家的书籍鲜为人知。


但当谈到阅读世界这一做法时,对我来说最大的困难就是,我不知道从何入手。 我这一生几乎都在阅读英国和北美的书籍,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寻找和选择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作品。


我没办法告诉你,要怎么去搜索斯威士兰的文学作品。我不知道纳米比亚有哪些好的文学作品。这些作品并没有被藏起来,但我到底要怎么去阅读这个世界呢?


我不得不寻求帮助。在2011年10月,我注册了我的博客 ayearofreadingtheworld.com, 然后我发了一条简短的求助,解释我是谁,阅读面有多窄。我问有没有人愿意给我留言,应该去读这个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哪些书。


我当时不知道有没有人会给我留言,但在我发了求助后的几个小时内,人们开始给我回复了。 一开始,是朋友和同事,然后就是朋友的朋友 ,很快就是陌生人的回复。



在我在网上留了那条求助之后的第四天,我收到了一条消息,它来自一位在吉隆坡叫Rafidah的女士。她说她很喜欢我这个项目,问能不能去当地的英文书店,帮我选马来语书籍,然后发给我? 我满腔热情地接受了。


几个星期后,包裹来了,里面不是一本,是两本— Rafidah选的一本是马来西亚的书,还有一本是来自新加坡的书。当时,我都惊呆了, 一个远在6000英里之外的陌生人,会如此用心去帮一个她从未见过的陌生人挑选书。


但Rafidah的善良,成了那一年的常规。 一次又一次,人们用他们的方式来帮我。 有些人帮我做了研究 ,有些人在假期或出差的时候,专门跑一趟书店帮我找书。


事实证明,如果你想阅读这个世界,如果你想用开放的思维去与之交流,那么整个世界都会帮你。对于那些在商业上没什么机会进入英文书籍的国家来说,人们会更努力地去帮我。


这些书籍的来源,经常让我出乎意料。举个例子,我的巴拿马阅读,是来自推特上我和“巴拿马运河”这个账号的对话。是的,巴拿马运河在有推特账号的。当我在推特上发布我这个项目的消息时,它建议说,我可能会想要去读一读 一位叫 Juan David Morgan的巴拿马作家的作品。


 我找到了作家的网站, 然后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问他,他的西语小说 有没有被翻译成英文的。他答复说目前还没有出版,但他确实有一份未出版的英文译文, 一本名叫《金马》的小说。他用邮件把译文发给我,允许我成为第一批阅读这本书的英文版本的读者之一。


Morgan 并不是唯一一个愿意用这种方式和我分享他的作品的作家。从瑞典到帕劳,作家和翻译家给我发来他们自己出版的书籍,还有未被以英文为母语的出版商挑中的,或者是不再有机会发表的,所有未出版的手稿。



这让我有机会一窥某些精彩的世界。比如说,我读了 关于南非国王 Ngungunhane 的书籍。他在19世纪领导反抗葡萄牙人。我也读了土库曼斯坦的里海岸边, 那些偏僻村庄的结婚仪式。还读了科威特版本的《BJ单身日记》,还有安哥拉,一场树上狂欢。


在人们想尽办法帮我去阅读这个世界的例子中,最让我惊奇的,出现在我网上求助的最后时期。当时我在找一本书,它来自来自说葡萄牙语的圣多美岛和普林西比岛,非洲小岛国。


花了好几个月,用尽所有我能想到的办法,去找一本从别的国家翻译成英文的书,但都找不到。我觉得剩下的唯一方式,就是看能不能重新去翻译。当时也没什么把握,不知道是否有人愿意帮我,花时间来为我做这样的事。


 但,就在我在推特和脸书上发出寻找会讲葡萄牙语的人的消息的一周内, 我找到的人多到超乎预期,包括有 Margaret Jull Costa,她翻译了获诺贝尔奖的文学作品 《若泽·萨拉马戈》。带着9位志愿者,我找到了一本出自圣多美岛作家的书,然后在网上买了几本书。我给每个志愿者都发了一本 ,他们各自从这个系列中选几个短故事,然后开始翻译,把译文发给我。在六周内,我就拥有一本可读的书了。


类似的情况,在我阅读世界那一年经常发生。我的无知以及无畏自己的局限, 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机遇。说到圣多美岛和普林西比岛,不单是一个学习新知识的机会,探索新文学作品的机会, 还是将人们聚集起来,一起创新和努力的机会。我的局限反倒成了这个项目的优势。


那一年,我看过的书,开拓了我的视野。享受阅读的人就能体会,书籍有着强大能力,把你带出自我,进入别人的思想。所以,至少有一段时间,你能看到别人眼中的世界,尽管可能是一段艰难的经历。


尤其是你在读一本文化上与自己的观念大为不同的书,它可能很有启发性。与不熟悉的想法产生碰撞,能帮你更好认识自己的想法,也能帮你告诉自己,在你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上,有哪些盲点。



当我回头看,我从小到大读过的大多数英文书,相比世界上其他书籍的丰富程度,这些书确实太狭隘了。每翻一页,便长一智,积少成多。我年初列出的国家列表,从枯燥的地名,变成了活生生会呼吸的实体。


我并不是说,单靠读一本书就能大致了解一个国家。但积少成多,那一年我读过的故事,对这个世界展示的丰富性, 多样化性,和复杂性,让我更有存在感。就好像是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故事,以及那些想办法帮我阅读这些书籍的人们,他们让我变得真实。


当我看着我的书架的时候,或者在我的电子阅读器上思考这些作品时,它们在诉说不一样的故事, 这是一个关于书籍的故事,书能将我们联系在一起, 跨越政治,区域,文化,社会,宗教的隔阂,它是人们拥有协同潜能的故事。


这是一个好故事,证明了我们现在的这个时代,由于有互联网,让一切变得前所未有的方便—— 让一个陌生人来与来自地球另一半素未谋面的另一个陌生人,分享一个故事,一种世界关,一本书。


我希望这是一个我阅读这么多年所追求的故事,我也希望会有更多的人可以与我同阅。如果我们都扩宽我们的阅读面, 那么对于出版商来说,就更有动机去翻译更多书籍,我们就有机会看更多来自不同国家的好书。


谢谢大家!


- 本文来自TED.com


千读频道 分享预告 - 与硅谷同步,每周一本书,本周六(8月19号)我们将推出全球畅销书《How to Read a Book 如何阅读一本书》的20分钟语音讲座版,北京周六晚上推出,长按下图中二维码即可进入千读频道,聆听最新分享,谢谢关注!




首页 - 千读 的更多文章: